抗日英雄張君英(下)

  • 字體大小:[ ]

  • 背景顏色:

  • 評論: 0

  • 瀏覽次數:301

抗擊日寇進軍豫西

1944年5月,日軍發動豫湘桂戰役,國民黨軍隊一觸即潰,豫西大片國土淪喪。為拯救中原民眾,鉗制日軍西進,中國共產黨決定派軍隊和河南籍地方干部南下,開辟豫西抗日根據地。

1944年11月7日,張君英隨河南省黨委副書記、河南軍區副政委劉子久(192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新中國成立后曾任中國教育工會代主席、國家勞動部副部長等職)從延安出發經山西南下,于12月下旬渡過黃河,到達豫西地區。

1945年1月中旬,八路軍第一次解放了澠池縣,收編了地方團隊上官子平(出身地霸,歷任國民黨澠池縣公安局長、澠池縣長和地方自衛隊司令等職)部,編為八路軍獨立第七旅,由上官子平任獨立旅長兼澠池縣長,王舟平(193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0年1月接任臨魯地委書記兼魯山縣委書記)任獨立旅政委兼澠池縣委書記,張君英任副縣長主持澠池縣政府工作。張君英在澠池縣工作期間,大力發動群眾,搞贖地斗爭。他嚴于律己,廉潔奉公,從不動用公物。當時,澠池縣政府駐在上官莊村,張君英經常深入群眾,了解群眾疾苦。

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張君英覺察到上官子平有些不正常,有叛變的跡象,第一時間與澠池縣委副書記、縣農會主席安道平(新中國成立后任洛陽第一拖拉機廠副書記、河南省輕工業廳副廳長)一起找到王舟平,告訴他,上官子平靠不住,思想與行動值得懷疑,要出問題。王舟平不聽,并說上官子平不是那種人。后來,張君英又與陳冰之一起去找王舟平,說上官子平有叛變的跡象,王舟平還是不重視。

除向地委匯報情況外,張君英還積極做應變的準備。他請求公安處發十幾支槍,積極建立自己的武裝,以防發生意外,他還找到八路軍洛陽情報處處長張自強(新中國成立后曾任衛生部副部長),通報澠池縣的情況,并要求支援槍支。由于當時張自強手中無槍,準備次日給張君英送去,可是當晚便發生了上官子平叛變的事件。

英雄犧牲人民懷念

1945年農歷四月十五晚上,圓而皎潔的月亮已經升起,張君英在縣政府駐地上官莊村南場給群眾開會時說:“近來情況不正常,夜里如有槍響,你們就在屋子里不要出門。”散會后,張君英回到屋里,點上油燈,由一名警衛陪著辦公,一個小時后,上官子平指揮獨立第七旅發動了叛變。叛匪首先包圍了縣政府駐地上官莊村,突襲了縣政府,看到張君英正在屋里辦公,他們對著窗子向屋里開槍,張君英和警衛在屋內開槍還擊。終因寡不敵眾,張君英與警衛一起壯烈犧牲,年僅32歲。

上官子平還指揮其爪牙張蔭曾、林鳳云帶領叛匪在耿村把縣委書記王舟平等人捆綁起來。王舟平知道他們已叛變,要求給叛軍講話,說明形勢,張蔭曾不允。后來,王舟平等人被亂槍殘害于耿村。此次事變中遇難的還有獨立第七旅副旅長汪德清等黨、政、軍干部42人。

事變發生后,上官莊村的群眾萬分悲痛,對叛匪恨之入骨,他們擦干眼淚,自發地將同志們的遺體成殮。據上官莊村村民講:“當時,上官莊村東邊有一條深溝,溝半坡有個破洞,群眾在那里放了7口喜棺,張君英烈士的遺體成殮在其中的一口喜棺中。”之后,叛匪曾在上官莊村搜尋張君英等烈士的遺體,企圖毀尸滅跡,但由于上官莊村的群眾推說不知,叛匪終未得逞。

上官子平的叛變,給我軍和根據地的建設造成了很大的困難與破壞。事變首先從澠池縣開始,后來波及陜縣、洛寧二縣。由于地方勢力相繼暴動,土匪乘機搗亂,日偽軍四面進攻,一個月之內,我黨干部被殘殺一百多人,抗日武裝損失兩千多人,豫西根據地的工作遭到嚴重挫折。這次事變史稱“豫西事變”。

豫西事變發生后,上官子平因受八路軍的圍剿,提心吊膽,憂勞驚恐,日夜吸毒,得了重病。日寇投降后,在全國革命高潮即將到來之際,這個罪惡昭著的反動人物,因惶惶不可終日,于1945年9月病亡,時年39歲。

1950年,澠池縣鎮壓反革命時,將殺害張君英烈士的叛匪處決。1950年春,澠池縣人民政府在隆重召開追悼大會,將張君英烈士遺骨安葬于澠池縣烈士陵園,并豎墓碑紀念。

2011年,張君英烈士的兒子張晉生曾與親人去上官莊村瞻仰了該村東邊一條深溝中的古洞,并對澠池上官莊村的父老鄉親表示衷心感謝!

考慮到1950年為張君英烈士立的墓碑經過50多年的風雨侵蝕,發生了變化,為表達對烈士的敬仰、尊重與懷念之情,中共澠池縣委、澠池縣人民政府于2008年4月重新為張君英烈士立了一尊高約2米、寬約0.8米的墓碑,上書剛勁有力的魏體大字:“前澠池縣長張君英紀事碑”。

出身書香門第家教良好

張君英出身書香門第,官宦家庭,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張君英的大伯父張玉淋原是一位私塾先生,清代中舉,曾任湯陰縣和陜西藍田縣知事,因對當時的官場不滿而辭職,回到滎陽縣教書育人。由于教書工作成績突出,許多學生成名成才,張玉淋受到當地群眾的一致好評,得到滎陽縣縣長張旭的重視,后來,張旭推薦張玉淋東渡日本深造。回國后,張玉淋在滎陽縣城辦學,傳播新文化,被群眾譽為“滎陽縣新文化創始人”。

張君英的二伯父張玉清是一位著名的養蠶、絲織強人。

張君英的父親張玉溫,排行第三,焦作福中礦務大學畢業,生前是一位礦業工程師。張君英7歲時,因霍亂大流行,父母不幸雙亡,他和5歲的弟弟張華祺全靠伯父張玉淋、伯母楊慈云撫養成人。

據張晉生介紹:1946年夏,因下大雨發水,他在家收拾東西時,曾在樓上的暗間發現了父親張君英存放的大量書籍,其中有張玉淋留下的五經四書、諸子百家、醫療、琴譜和拳譜等;張玉清留下的養蠶、養雞和織布之類的書;張玉溫留下的有關地質開礦、英語之類的書;以張君英留下的書最多,有唯物辯證法教程、《魯迅文集》、《丁玲文集》等等。由于戰亂和新中國成立后的各個政治運動,這些書大部分都遺失了。張君英的4本日記,在文革中被抄走燒掉,現在張君英留下來的只剩3件可貴物品,一是辯證唯物法教程,二是教學用的《辭源》,三是1937年張君英從太原寄回的一張照片。

2008年11月6日,《鄭州晚報》刊登了一則消息:“鄭州第三次文物普查又有新發現,西郊發現張君英烈士家族祠堂。”據介紹,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全國文物普查隊在鄭州西郊普查時,經當地群眾積極幫助,在水牛張村發現了一座建于民國期間、保存完整的張氏祠堂,而且在其家譜上還發現了張君英烈士的名字。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已為張氏祠堂申報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張氏祠堂位于水牛張村北側,現保留正房3間,其余建筑已毀;在正房的椽子上仍然清晰可見“民國十四年歲次乙丑菊月中浣谷旦建修”的字樣。祠堂內最有價值的文物是鑲嵌在后墻正中的張氏始祖牌位,這被張氏后人稱為“龍碑”。這尊“龍碑”由青石雕刻而成,十分精美。龍碑兩側為八通家譜世系碑。正房門口左側還立有一通民國時期的《水牛張張氏宗祠碑記》碑刻。據碑文記載,水牛張張氏家族祖上于明初從山西洪洞縣遷徙于此。80歲的張廣林老人指著家譜世系碑上的“華福”說:“這就是烈士張君英的名字,這里很少有人知道華福就是張君英,新中國成立前張君英每次回家,大家都叫他華福。”

張君英烈士是張氏家族歷史上的閃光點,是鄭州人民的驕傲,也是河南人民的驕傲。張氏祠堂的發現,對研究河南省民國初期祠堂建筑文化,具有重要的實物價值。同時,祠堂內的家族譜系碑,對研究張君英烈士家族的遷徙史也具有很高的價值。□王羨榮


    • 發布日期:2017-07-06       來源:周口晚報       編輯:吳亞飛

    上一篇:袁世凱 || 下一篇:抗日英雄張君英(上)

    打印 關閉

    發表評論

    我要評論
    img
    25选7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前 山西省体育彩票快乐十分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 涨鑫宝配资 吉林快3淘宝网 理财小知识月入2000元 福建11选5复式玩法 股票软件哪个好 天津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数据 多乐贵阳捉鸡麻将 重庆快乐十分官方网站 江苏快3助赢软件免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走 山东的十一选五一定 1分快3破解器是真的吗 吉林长春棋牌麻将下载